凤凰总代·影视业423亿商誉压顶 寒冬之后能否迎来恢复性反弹?

   日期:2020-01-11 16:34:43     浏览:4951    

凤凰总代·影视业423亿商誉压顶 寒冬之后能否迎来恢复性反弹?

凤凰总代,423亿元!影视业商誉压顶,寒冬之后,能否迎来恢复性反弹?

原创 证券时报

康殷 

吴秀波事件冲击下,其直接和间接持股的影视公司相继躺枪股价下行。随着吴秀波主演的《情圣2》撤出上映档期,作为该电影出品方之一,万达电影和新丽传媒或面对损失。

但相比突然而至的“黑天鹅”,潜伏在影视上市公司财报中的高商誉则更需要重视。由于前几年并购的风起云涌,近年来商誉炸雷频发,巨大的商誉是悬在A股头上的一颗雷。一些商誉爆雷股票出现股价崩盘。

Wind数据显示,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均超过50%的影视公司有长城影视、当代明诚、万达电影、大晟文化和奥飞娱乐等8家公司。

行业商誉达423亿元

从2013年左右开始,受国家有关部门鼓励文化产业发展(文化强国)影响,加上当时并购政策和流动性环境都比较宽松,影视行业的并购重组迎来井喷,而被并购的影视公司估值也迅速提升。

影视行业具有很强的轻资产属性,高度依赖创意和人才(编剧、导演、演员等),没有土地、厂房、机器设备等“重资产”,体现在账面上的净资产比较少,导致相关影视公司的商誉不断累积。

根据 Wind 数据,截至2018年三季报,影视概念板块32家公司商誉合计423.62亿元,占当期净资产比重34.66%,其中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均超过50%的影视公司有8家,分别是长城影视、当代明诚、万达电影、大晟文化、ST中南、奥飞娱乐、骅威文化和文投控股。

从绝对数据看,商誉最高的万达电影金额达96.6亿元,排名第二的当代明诚商誉37.69亿,文投控股37.29亿,华谊兄弟30.60亿,奥飞娱乐30.02亿元。另外商誉为零或极小的则有欢瑞世纪、唐德影视、上海电影、横店影视、金逸影视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长城影视和当代明诚商誉占净资产比例高达176.52%和138.9%。

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长城影视商誉高达13.5亿元。从2014年借壳江苏宏宝上市以来,长城影视开始大举扩张之路。公司先后收购东方龙辉等6家广告公司,南京凤凰等9家旅行社,马仁奇峰等3家实景娱乐公司。公司的主营业务也从影视剧投资制作,扩展到广告营销及实景娱乐。

2015年6月,长城影视支付3.35亿元现金,购买诸暨影视城100%股权,将其变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不过此后诸暨影视城发展得并不尽如人意,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683万元。1月4日,在购买三年半之后,长城影视宣布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同意将诸暨影视城100%股权以3亿元的价格转让。

当代明诚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商誉总额达37.69亿,并购不断让商誉累积。当代明诚前身道博股份于2015年2月收购强视传媒进军影视产业,公司随后更名为当代明诚,并展开对苏州双刃剑、耐丝国际、汉为体育等系列并购。

随着去年三季度,当代明诚完成对作价5亿美元收购体育赛事版权运营商新英开曼100%股权的教育,公司商誉从2018年初的15.71亿飙升至三季度末的37.69亿,增加139.87%。

此外,院线龙头万达电影商誉也相当高,占净资产的比重为76.45%,排名第三。如果从96.6亿元的商誉绝对金额看,万达电影则高居第一名。万达电影商誉的主要来源包括:收购澳大利亚电影院线运营商Hoyts,形成商誉约35亿;收购时光网,形成商誉约21亿;收购万达传媒,形成商誉约10亿。 

业绩压力陡增

1月下旬进入年报业绩预告披露期,而传媒行业前两年并购频发,2018年又是大量公司业绩对赌最后一年, 被并购标的业绩不达标导致的商誉减值风险在不断增加。从业绩看,部分已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的影视公司,净利润下滑后面对高额商誉压力陡增。

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超过50%的影视公司中,长城影视、ST中南、骅威文化和文投控股均预告2018年度业绩下滑。

其中长城影视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.19亿到1.87亿元,同比变动-30%到10%。

ST中南预计2018年净利润亏损0.8亿到1.5亿元,主要为影视及版权运营项目实现销售进度、收益率低于预期;新游戏项目上线进度受版号审批影响减缓,行业获取用户成本提高;投资项目退出进度低于预期。

骅威文化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.83亿元到2.56亿元,同比下降50%到30%,业绩下滑主要是公司本年度投资收益减少。截至去年三季度末骅威文化账上18.28亿商誉。而文投控股在去年三季报中表示,根据公司目前影视剧项目的制作开发周期、影城票房及相关成本费用测算,预计2018年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很多高商誉的影视公司都是跨界而来的,比如骅威文化、文投控股、北京文化等。因为原来所处行业不景气,通过跨界并购进入影视等领域,因此带来高商誉问题。

骅威文化原从事玩具行业,2014年收购游戏公司第一波网络、2015年收购电视剧公司梦幻星生园,从而进入游戏影视行业。但近段时间骅威文化连续出现重组告吹、董事会换血、业绩迅速回落、公司控股权转让等诸多情况。公司业绩也从2015到2017年的稳定增长,到2018年起迅速滑落,2018年三季度报告中,骅威文化去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.29亿元,同比减少79.36%,净利润3344万元,同比减少85.4%。

此外,文投控股前身是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,北京文化的前身则是旅游公司。

随着年度业绩陆续披露,高商誉下是否存在减值风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。梳理影视公司业绩预告发现,目前只有东方网络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提及,年度业绩亏损部分原因是参投公司及子公司商誉减值造成。

回顾2018年全年,影视板块爆发了明星限片酬和补缴税务,内容公司缺乏现金流和高质押等诸多问题。根据最新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18年底,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.47亿元,入库115.53亿元。 电视剧内容行业从上游明星、工作室、制作公司、甚至平台方都经历了一场寒冬。

国都证券认为,随着年度业绩预告陆续披露,待商誉减值情况披露完毕后,行业有望迎来更为积极的表现。目前观察春节贺岁档上映电影数量丰富,品质良好,票房有望再创新高,也在推动影视行业公司恢复性反弹。

99真人备用网址

 
 
随机推荐

推荐新闻
热门新闻